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李洪志

一九九八年七月二十六日

  很长时间没和大家见面了。我们在座的有很多人是从来都没有见过我本人的,这个比例还很大。但是大家修的都很好,可以说我们真正修的人都没有落下,不管你见到我也好,没见到我也好,是一样的。在修炼这条路上只要你去修,绝不会有两种待遇。(掌声)

  我们在座的大多数都是辅导员,都是为大法做了许多贡献的。你们觉的你们做的事情好象是比较简单,也不象常人的领导工作还有些报酬。你们完全都是凭着自己的热情和对大法的认识在做,看上去简简单单,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事。但是我告诉你们,在常人这边表现的越平常的东西,可能在你们看不见的、在你们所修炼的这个境界中表现的却是真的轰轰烈烈的,(掌声)也就是说,你们不要把你们的工作看的那么太简单。你们既然做了这个工作,就要把它做好。因为高层生命也经常跟我在讲,觉的你们能够在这里为大法做贡献,这给你们将来的生命在相当长久的以后的历史时期奠定了一个非常好的基础。就说他们也在羡慕你们,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来做这种事。都来这地球也装不下的,所以这个工作不是那么简单的。现在在常人社会中他不会表现出许许多多太突出的,太超越常人这种事情,就是这样平平常常的。往往我们在修炼中也没有什么轰轰烈烈的,都是在常人的各种矛盾的表现当中魔炼我们的心性。

  其实呢,当年我们长春的许多老学员都知道,开始传法传功时,这件事情做的很不容易,经历了风风雨雨的困难时期,后来才把这个法洪扬开来,能够叫更多的人认识,所以当初做起来是很不容易的。但是我们都走过来了,而且这个法第一步开始传的是在我们长春这儿。当时没有讲的象今天这么高深,讲的只是从气功到传真正法的过渡时期的东西。后来渐渐的才真正的才把这个法揭示开,叫更多的人去认识,这件事情做的很系统。但又不象常人所表现出来的在常人社会怎么安排他的形式,我们没有走常人社会的那种行政事务式的管理方式,或者是其它方面的那种形式。看上去都是很自然的,但是却是由浅入深的在做,因为传这么大的法是非常严肃的。

  我们在座的很多都是老学员,从这个法传出来到目前大家想一想,你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了,对法有深刻的认识。而且有很多人在修炼,其中包括社会不同阶层的人,文化层次越高的理解的就越快,这在一般的气功中是不会有这种现象的。为什么会这样呢?就是因为我们的法是真正的正法。我们通过这么长时间的修炼大家也知道了,这法他绝不是常人社会中的任何一种理论。你翻遍所有古今中外人类的知识也找不到。但是我们又结合着现在人的思想,结合着现在人的观念,能够尽可能的叫大家明白。因为每个人都有一个固有的长期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也与他自己的工作或者是他自己所从事的专业有关系。你比如说,有搞科研的,有搞军事的,有搞政治的,有做生意的等等。每个人对他自己的成就也好,对他自己形成的对世界的认识也好,形成了一个固有的观念。你认为真理就应该是这样的,那么他认为真理就应该是那样的,每个人都有一个固有的观念。

  我们很多人刚刚得法的时候都被这个固有的观念挡着,所以也就都有了一个认识过程。当然,后期学法的人就比较快,认识的好象没有什么障碍一样。过去初期一直到前一两年吧,你们得法的时候,很多人都是被自己后天形成的观念在挡着。有的人用实证科学来衡量这个法如何,有的人就用这个唯物辩证法来衡量这个法符不符合唯物辩证法;那么有的人就用他自己在商场中形成的世界观来衡量法,就是不同阶层的人都有一个障碍。我为了破除这个障碍,我就尽量的符合现在人的思想观念和现在人的思想方法来讲这个法。同时我在讲法中也在破除着所有障碍你得法的一切因素。大家知道,有很多人一看我的书,第一遍觉的我在讲科学,其实不是的。我们是用现在人的思想方法破除你那个观念,让你去认识。而我做了许许多多这样的事情,看到今天人类的状态才做这样的安排。为的是在传法中能够使你受益得法,不受各种观念的影响才这样做的,所以,在这几年传法当中才能够使更多的人得法。

  在座的辅导员、老学员,你们做了许许多多你们还认识不到的伟大的工作,真正的是伟大的工作。表现在常人社会就是非常平凡的。这个法传出来他能够使更多的人、使社会各阶层的人认识。如果没有人学,没有人修,那就等于零。但是我们这个法讲出了宇宙的真理,是开天辟地从来没有人讲过的。我们都是用讲道理的方式,用人能够理解的这种观念破除你的障碍这样的一个办法来讲,让你真正认识宇宙的理。所以这个法传出来当时我就知道,人们学是没有问题了。但是人们能不能够真正的实修下去,还牵扯一个问题,就是我们能不能有一个真正的实修环境,使学员在得法修炼中能够稳步的提高,这是至关重要的。

  我昨天和长春辅导站的负责人还在说:你们最大的最大的事情就是能够给我们学员创造一个不受干扰的、一个稳定的环境修炼,这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你们在座的也是一样,使你们的辅导站、辅导点能够不受干扰,带领大家去修炼,那就是你们最大的责任。当然这些事情开始是我来做,现在是你们做,因为你们已经是大法的一员。我本人也不可能针对这么多人到处这样去做。全国有两千多个县,每个县、每个城市有多少炼功点,不可能肉身我一个人去跑。因为法传出来了,我们有法,大家都知道怎么去做,而且做的非常好,我们没有任何条条框框。

  大家知道释迦牟尼在传法的时候,他为免弟子们在修炼中出问题,就规定了一百多条戒律。目地是让他们遵照这些戒律去修,不出问题,能保证他们圆满。但是我们今天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为什么没有呢?因为我不想以任何外在的形式来控制人。因为任何外在的形式、命令或者是采取什么手段都不可能改变人心,人心得靠自己去改变。如果他自己不想改变谁也改变不了,任何法令规章都只能治表,不能治本。因为人的心根本不动没改变,你看不见时他还要按照他自己的观念去做,这是肯定的。那么只有人心的改变,人心的回升,那才是至关重要的,只有这样才能从最根本上使人发生改变,使人类回升,使修炼人圆满。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办法。

  我们大家为这件事情辛辛苦苦的做了许多工作。我不能够象常人那样去谢谢大家,因为你是修炼的人。大家都是把自己的工作结合在自己的提高当中,你的工作和你的修炼,绝不会分开的。你在工作中碰到的麻烦、不同的意见,以及矛盾的激化,都是给你提高心性的最好机会。要不给你开创这样的机会,我们的辅导员就提高不了。大家都能够顺着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想你就是把大家领上邪路可能还不会发现,是这样吧?当然我们都不会这样去做。但是呢,会在你的修炼当中,会在你的工作当中得到提高,也就是你的工作要和你的修炼结合起来。我也不会说什么感激的话,因为你们都是我的弟子,没有师父给弟子说感激话的,所以我也就不说。(掌声)

  我看到大家心里非常高兴。我陆陆续续接触一些学员,我看到大家的变化很大,就是时间短的也是变化很大,有的是变化相当的大。这一晃就是一年多吧,从上次在长春讲法之后,和你们这么多人见面好象是这几年就没有过。这次回到家乡来,也是真的想要和大家见一见面。过去我们一直担心一个问题,要是一旦我在哪儿出现的时候,那么就会有许许多多的学员向这个地方来。那么就会给这个社会许多方面造成压力,特别是我们这个大法学的人太多了,国内国外算起来有上亿人。而且都是一接触到人们就扎扎实实的学。不象其它的练点儿什么东西,今天练了,明天不练了。

  可是我们这个就不一样。大家走進来,我们是对大家负责任的,使大家修炼、提高、回升、圆满。大家也能够看到这一点。而且我们是对社会负责任的,无论在任何条件下我们表现的都是正的。对社会也好,对个人也好,以至对你家庭或者是你不同的生活环境都是有益的,这一点不用我多说,大家也是知道的。所以才能使这个法在社会上有这么大的影响,才能够起到这么大的作用,才有那么多的人来学。我一旦在哪个地方出现,许多人都要来,各方面的压力就会很大。有的学员就问我,说老师您能不能去我们那里呀?我就不好回答他。我要是答应他了,那我就得去,所以我就不好说。一旦我答应了,好,回头这个地方学员们都去讲,那没等我去,那个地方已经去了很多人了,可能会这样。特别是人数一多的时候,社会上有一些职能部门对我们还不能够认识或者对我们还不理解,就会使我们受到一些损失,使学员的修炼环境遭到破坏,所以这样的事情我就不想做。

  但是今天我想出于这么两个原因:一个是一年多没见了,又是家乡,就算一个特殊吧,而且我们见的是辅导员,只能说是见辅导员。因为见学员也没有那么大的场地,长春多少万人那样的场地还没有,只能是这样的。再有一个呢,因为我基本上是在国外住,那么在这一点上可能也就避免了麻烦。出于这么两个原因吧。但是不论我在哪里,你修炼的情况我都知道,每个人我都知道。只要你去学,你去修,我就会管你。

  你们买了盗版的书都没有问题,这一点是肯定的了。书呢,白纸黑字,它本身不起作用。包括我们《转法轮》也好,包括我们其他的书,他真正起作用的是他背后的内涵和他背后真正实质的原因。这在其它书中是没有的。再有,无论你是手抄本也好,还是盗版书也好,只要你去学你去修,自然他的内涵就会有,佛法无边嘛,他体现出来的威力是非常大的。而且也不象我们常人的时间、空间这个概念,完全都是不一样的。但是盗版书从新排版的一律不要买,而且发现后要协同有关部门追查。如果是按照原书照拍下来印刷的可以,这样的内容不会有误。

  我今天主要是想要和大家见一见面,很多人也想见我,所以我今天就坐高点儿。(掌声)既然来了嘛,我就顺便再给大家讲几个问题。我们见一次面也不容易,如果我们在座的有必要提出问题,你可以写成条子提上来,我给大家解答。但是要简练,你不要说:老师我怎么想你啊,或者法怎么好哇,然后再提问题。不要这些。你就什么问题、什么问题,开门见山,这样我读起来快,解答不占用时间。

  我先说两个问题。有些问题我在不同场合讲过,但是有的时候在个别地区,或在个别环境下表现出来比较突出,所以也是等于重复。但是我可以给大家再仔细的说一说。

  第一个问题就是讲,我们大法为什么语法不规范?这个问题在知识份子当中,在文化成度比较高的阶层,特别是搞文学的,或者学汉语的等等吧,就是在这方面的人,对他们的障碍就非常的大。我们为什么不能规范的用常人的语言来讲法呢?大家知道,被规范了的名词它是下了定义的,“这个词就是这个意思”;再有呢,规范的语言是有限的,表达不了那洪大的法。这个庞大的宇宙,人类的地球只是一粒尘埃中的尘埃中的尘埃还算不上,就那么小。它怎么能够容纳这么大的法呢?宇宙的法怎么能够被人类的语言规范住呢?怎么能去符合人类规范的语言呢?这是绝不可能的。

  我们这个法只是利用了人的语言。至于说怎么去用这个语言来讲,那只要叫你明白就行,就是这个目地,所以这个语言就是不规范的。为了今天传法,在我的头脑中没有任何固有的观念形成的东西。

  再讲一个问题,就是我们大法中为什么有道家的名词。有个别宗教人士攻击我们说:他又是佛家的,又是道家的混杂着讲,又讲科学。其实他们怎么能知道呢?不管你科学也好,道家也好,佛家也好,都是这大法在最低的层次中的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当然我给现代人讲法,就要结合现在人的观念去讲,我用天上的语言名词来讲那你也听不懂,或者我们造就出许多现代新的名词来那你还是听不懂,所以就得这样去讲法。

  那么为什么有道家的名词哪?其实我在不同的环境中已经讲过这个问题了。我们这个大法远远超出我们佛家的范畴,我是以佛家为基点讲宇宙的法。这个大法不管他有多大,我不在其中;你们任何生命都在其中。那么也就是说,任何生命也都是法给开创的,你们生存的环境和方式都是法给开创的。那么在这个大法的涵盖下,也就是在整个宇宙当中,他当然不只是佛家一家。他当然是有佛、有道,还有其他的你们还不能够知道的各种的神,各种不同的神。

  这么大的宇宙,我在讲这么大的法,当然里边就有道家的东西,就有神的东西。其实你们没看出来,这里还有西方宗教的东西。因为我今天面对的不只是中国人,不只是一个民族,是许许多多民族。还得把偏移了的一切物质生命规范到最原始、最初的、最好的阶段上去,所以才这样做的。那么也就是说,我虽然说在讲佛法,那么实质上我是站在佛的基点上讲宇宙的法。我成就的是佛的形像,那么我说佛法也没有错。

  我得对你们负责任,我不能都把你们接到佛家法轮世界里去,或者是其他佛的世界里去。因为你们都在想一个问题,说老师啊,我就要去您的世界。你们想的没有错,可是我告诉你们,我只看你们的心。用常人的观念想神,用常人的思想认识神,那永远也想不清楚的。如果你今天就是神的思想,整个观念都会发生变化。如果过去你有你的世界,如果你是从不同层次上来得法的,如果你是道,如果你是神,那还得回到你原来的地方去。我经常告诉你们,你都不知道你们的过去是什么,怎么回事。你只管去修,只管去同化这个大法,也就是说不管你是佛、是道、是神,你都得同化这宇宙大法才能使你回去,未来的事情保证是使你绝对满意的。不但使你绝对满意,你得到的都是意想不到的,我给你更好的和比原来更好的环境,都是你们意想不到的。(掌声)我就是讲啊,我们为什么有其它宗教中的术语啊,就是这个意思。

  讲到宗教呢,我认为那是人的认识,人起出的名字。宗教的概念也很含糊,它没有固定的那么一种定义。释迦牟尼在传法的时候没有说他是宗教;耶稣也没有说他是基督教;圣玛丽亚也没有说她是天主教。其实他们有自己的叫法,他对弟子们有自己的叫法,但绝不是人所说的那个概念。神是不承认宗教的,所以现在宗教中有许多人在里面修不出来。其实他不一定是真正的想修炼,只有那么一颗心,觉的好,维护的是那个宗教本身而不是佛。佛只看人心,神只看人心。你在宗教里自己不能够真正修炼,那啥也不是。只能说你是皈依宗教了,或者是出家了,但不等于是佛弟子了。佛只看人心,出家是形式,表示向佛的一颗心。只有本质上的改变才是真正的皈依了佛。你的心不出家,你的心不皈依,啥用也没有。当然你说:我心非常虔诚啊。你虔诚的是针对宗教和你表现的那种有为的形式,而不是修,那等于是没什么两样。

  这个问题主要的就是讲这个法太大,涵盖了宇宙中所有的一切修炼方法,一切生命。我讲了道家的名词还算少呢,因为在地球上没有多少正教流传下来,所以也就是只能讲这么几种。其实修炼方法在宇宙中多的是了,在人类社会中只有几种。

  因为我只是想和大家见见面,没有想讲更多。至于说修炼中的事情,你看到我也好,不看到我也好,同样能修,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大家总是想要见我,所以就借这个机会跟大家见一见。因为没有准备更多的要跟大家讲,我想见一面也不容易。刚才我跟大家说可以递条子。那么你们就可以把条子拿上来,有必须解答的我就给你们解答。

  弟子:“挖根”和“为谁而存在”两篇经文,在我们点上有两种理解:一个是说为了维护大法而去做的是对的;一个是为了修炼,修炼上去以后这是最大的护法。

  师:我告诉大家,我写出这两篇东西之后,有的人能够用修炼人的心去看,有的人是用常人心去看。有的人自己做错了还不承认。看到我写的他还不想承认,他还用常人的心去为自己辩解。我们还有的人在俩个人争论的情况下,都在法中找我的话来互相之间争辩。你们都是用常人心在断章取义大法。你们都没有站在法的角度上去认识。你们换一个角度去认识你们就不会这样。碰到的任何矛盾都与自心是有关系的。“挖根”是因为在北京有那么一件事,我们很多人可能都知道,我不想讲这件事情本身怎么样。

  弟子:释迦牟尼从第六层宇宙来的,为什么没看到小宇宙的边?

  师:不是你们用常人逻辑思维那样去认识的。其实释迦牟尼不止是从第六层宇宙来的,而是从非常高的境界来的。如果他带着那么高的东西来到人间是不可能的,而当时的人只能接受有限的法理,所以释迦传了罗汉法,现在留下来的也只是这些。但是他当时确也讲了很多更高的法理,但是都没有留下来。在四十多年的讲法中确也讲了“四大”之内的法。这些东西与你们修炼都没有关系。我告诉你,不管谁是哪里来的,我们在座的也有很高层次上来的,可是你却什么都看不见,连人类以外的你都看不见。修炼中的人,或者是在传法过程中为了使他能够在地球上呆,就得这样做,就得有局限。我告诉你们,我要是没有一个常人的思想,我在这里也不能够呆。就是因为我做这件事情之前,拼凑了一个人的思想,维持在人中能够跟你们这样去讲法。有许多事情不是你们能够理解得了的。

  弟子:语言障碍是否影响辅导员工作?

  师:这个语言障碍有大有小,如果我们说话有一点儿结巴或者是舌头稍微有点儿毛病,或者是表达力稍微差一点儿,都不影响。但是,随着今天学我们大法的人数越来越多,接触社会的阶层越来越高,那么我们要都是婆婆妈妈的我看就不合适。有许多文化层次高的人在他初期学法的时候确实会受到影响。所以我建议:我们辅导员如果有障碍的可以配备一个对法认识高的,文化成度高的(文化成度高不等于对法认识的高),要对法有很高的认识,学法最起码要有一段时间了,过了一些个关了,能够没有反复了,这样的人配备上来做你的副手,或者是调换调换。因为大家做辅导员也都不是为了干这个事情而干嘛,都是为了修炼。谁要是说我就当辅导员,不能拿下去。我看这个心早晚得去,早晚得出现那么一次。你不是来当辅导员的,你是来修炼的,你要记住。我想这个语言有一点儿障碍没啥问题。

  弟子:我们修炼返回去,能突破原来的层次吗?

  师:你还是用人的想法在想神的事情,你将来明白的时候,你会为你提的问题感到脸红。那些事情你都不要去管,大法给你们开创了最好的一切,你们只管去修。其实我们更多的人是惦记着回家,而不是离家远。这些对神来说和你们的概念完全不一样,不是你们的想法。

  弟子:除法轮世界外,更高层次还有多少世界?

  师:你的脑子得用在修炼上啊!我告诉你多的无计其数。你能不能查出你身体有多少分子啊?三界内的身体都叫人身。一个人的身体是由微观粒子构成的更大一层粒子,然后更大一层粒子再构成更大一层粒子,所说的人身是三界内统称的。就光三界之内有多少粒子你都不知道呢!无计其数。无论你修到哪一步,我们在座的你都不会知道宇宙中有多少世界,而且是绝对的。

  弟子:我炼功几年了,我打坐经常出现睡过去,这个一直困惑我。

  师:大家都知道吃苦,那么你没有想到你的昏睡它也是在魔你、不让你修啊!这不也是你的意志应该起作用的时候吗?我就不信你睁着眼睛非得睡?!不行就睁着眼睛炼,还非得过去这一关。

  弟子:管孩子他不听,再要是还不听就随他去,对吗?

  师:不完全这样,对孩子的放任是父母的犯罪。今天人类社会变到这种成度了,不能说与你们一代一代的人没有关系。我告诉大家,孩子一定要管。我发现美国那个社会,被这个法律给弄的不能管孩子,管孩子等于犯法一样,所以就那么放任着。那孩子别说礼貌哇,最起码的人的东西他都不知道,将来造就的是一群什么样的人类?!可是我告诉大家,我们中国可有这样的传统,你必须去管你的孩子,教养你的孩子,不能放任。打也行、骂也行,我们这里讲的是修炼的人不能动气。孩子是可以管的,你高兴的时候打他,乐乐呵呵打他他也疼,目地是给孩子一个教训,让他不要干坏事。教养孩子是没有错的,你就想吧,这不是执著于我,为社会也好,为未来的人类也是做好事。但是你过于执著了,又走到另外一个极端上去。就说管孩子还是没有问题的,但是要有理智的去管。

  弟子:是不是为佛法真理而存在?

  师:提的这个题目是挺高,修炼中有些想法是对的,准确说是佛法给生命开创了生存的环境,给了人生命,就是这么一个关系。生命只能为其那个境界中的生存方式而存在。如果说你是个大觉者能够管下边很多事情,那你可能就为更多的生命而存在,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弟子:一看《转法轮》就困……

  师:我们的辅导员要提这样的问题,我觉的你停下来先叫别人干一干,自己先学一学,多提高提高之后再做比较好。因为你一看《转法轮》就困,可能《转法轮》你连一遍还没看下来呢,那怎么去做辅导工作呀?辅导、辅导哇,我们怎么辅导啊?这里传的是法呀,动作是圆满的辅助手段,你动作做的再标准,没有法是修不成的。法是至关重要的,看书就困就象我刚才讲的那个打坐就困是一个道理。

  弟子:为什么有的人思想业力总是很大,而且总是过一个阶段又出现一次?

  师:这是一个普遍的现象。我告诉大家,我看到你们修炼的真的非常好,尤其是老学员,我看到你们是真高兴。可是你们也会有同样的问题,时不时思想里还会反应出不好的东西,甚至偶尔会反应出相当不好的东西,并且反应出的那些不好的东西还越来越不好。我就给大家讲讲这个道理。我们修炼的时候,大家知道是从微观上、从你生命的构成改变着你,那么改变了你的那部份就是够标准了,就不能说那部份是人了。那么你人这部份要干什么而那部份是不能跟着干的,不然那就等于神在干坏事,那就等于是掉下来了,是绝不允许的。所以你们在不断修炼、不断符合法的那一部份就把他隔开。就象树的年轮一样,修炼中一圈一圈的往外扩散着,树皮是你的表面。那么他在修好的那部份从里向外修着,最后修到表面。你修好的那部份是神,没有修好的部份是人。

  我做的是从你的生命的微观开始,也就是从你生命的里面开始改变你,那么外边相应的改变就少。但是修就得自己约束自己,那么一直到最后。但是一直到这个皮没有发生变化之前,你思想都会反应出常人的思想来,有时会相当不好,但是你却能够抑制住它。这就是你自己在约束自己那部份在起作用。而过去你是抑制不住的,是因为它在很深的层次中都有它,所以你抑制不住它。现在虽然说发现思想里反应出不好的念头,可是你却能够抑制住它,在修炼中就能控制自己的行为与思想。这只是在大法中修的状态。

  为了保证大家能够修炼,不受这个干扰,必须把修好的部份隔开。但是,又为了保证让你能够在常人中修炼,表面上的东西只能是越来越弱,越来越弱。比如说修好的已经达到一百层了,你表面上只能动一层,就说这个意思吧,说它比例非常小,目地是为了让你在常人中能够修炼。要是都去掉了,你要是没有常人的任何观念和常人的想法,你表面上也不是常人了,那你就不能在常人中修炼了。

  告诉大家,你没有常人心的时候,你就知道别人心里想啥,方方面面的都会干扰你。人想什么问题,他一个动作一个表情,非常微妙的一个表现都是带有目地的。而且有的人是带着强烈的不好的思想,在想着怎么治人;有的人男盗女娼的什么都想,在这个世界上你根本就呆不了,它就乱到这种成度了。为了大家能够在这里修炼,我们就采用了这种修炼形式是最快的,你修好的那部份不让他动,隔开。不断的修,你不断的看书,不断的认识,不断的明白,就不断的在扩大你的范围,也就是越来越向你表面上来。表面上都改变了就是圆满。所以大家不要被你思想中还有不好的思想吓住。但是有一点:老师讲了我明白了,这是为了保证在常人中能够修炼的,好,我不管它了。你的放任等于是你没修炼,就是这么个关系。

  弟子:请老师给讲一下什么是“术类”?

  师:术类的东西,不同的宗教有不同的术类的东西,不同的修炼形式有不同的术类东西,不同层次还有不同的术类的东西。概括的讲吧,就是它采用的不同的手法用于修炼或用于表现,就是这些东西。包括什么治病啊、降魔呀等等,你学这干什么?你学到的东西里边什么都有了,只是不能告诉你,你现在最主要的就是赶快回升。

  弟子:三界是否可以理解神、人、鬼这三界?

  师:三界我已经在不同的环境中讲过,我们书里边都有。三界是欲界、色界和无色界这三大部份组成这么一个范围。三界内的生命不准随便出去;三界外的生命再有本事也不准随便進来。这里边是人的一切物质所存在的地方,里边当然也有什么世间人哪、神哪、鬼呀。有是有,但是,不是你的概念。三界是一个天定的范围,掉進三界的生命就不能再回到天上去,就再不能返出三界,当然除了修炼。修炼也不都是可以出去的,有许多修炼是出不去的。只能在地上,或者三界内的不同层次。这个三界外的生命也不准随便進来,就是这么一个地方,一个特殊的地方,用神的这个概念来看吧,这里是最肮脏的地方。

  弟子:学法时有人老想睡觉。

  师:学法睡觉,读书睡觉,炼功你也睡觉,反正连这个最初期的东西都没有冲过去,那是意志啊!大家知道,不只你在修炼当中构成人的任何因素都不让你脱离人,构成人任何环境的东西都不让你离开,你什么都得突破,什么魔难都得过去。最大的表现是他们给你制造的痛苦。但是痛苦有不同形式,睡觉也是一种。修炼不了的不精進的人却不知这是苦。你得不着法,不让你学法,你还感觉不到它是魔难,除非你的心不在法上不想修。那为什么不克制它呢?加强你的意志。人要是能够抑制住自己的睡觉就能成佛,我说太容易了。这一小关你都过不去那怎么修哇?

  弟子:修炼的时间是非常有限的,从现在起发大勇猛还能跟您回家吗?

  师:这个都不用担心,也不用想,只要你还有时间修炼你就修,勇猛精進。至于说能不能回家,机缘都有了,你今天坐这儿最起码见到我了。是吧?还是有机会的。(热烈的掌声)整体这件事情没有结束你就有机会。抓紧,如何抓紧才是你们应该想的。

  弟子:不带本体走的弟子有没有圆满的?

  师:不带本体当然有圆满的。我刚才讲了不会都去法轮世界的,去法轮世界的是带身体。在这个宇宙当中,过去有许许多多修炼形式和不同天体的天国世界,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他们都不要身体的。不是说都视肉身体那么好,很多天国根本就不允许你带身体回去的。你们带回去就等于破坏了那里的法,破坏了那里在宇宙大法中理解的、悟到的你们的那一层法。就象释迦牟尼讲的“戒、定、慧”,他也是从宇宙大法中体现出来的,也是他悟到自成的一个戒、定、慧体系。不是都要带肉身的,只有去法轮世界才带的。

  再有一个,有人说想带肉身。其实也不过是常人的思想,带着常人的一种怕死的观念,说这下都带走了也不用死多好哇!不管你带着身体也好,不带身体也好,我们终会叫大家看到你是圆满了那一种壮观的景象。(热烈的掌声)我们大法做完这件事情,任何一个宗教全盛时期都无法比拟的。但是呢别只高兴,你得修到圆满。

  弟子:打坐不能双盘,是否与心性层次有关系?能否圆满?

  师:我知道有许多人连单盘都盘不上的,最后还是双盘上了。但是也不是说你今天回去就一下子非得盘上。用心去炼就可以了。但也可能这方面业力大一点,但都会消下去的。在这个世界当中没有比修炼更严肃的事了。你能够为了赚钱吃那么大的苦,你能为其它事情吃那么大的苦,你不能为你的修炼吃一点苦?一个业力满身的人,你要想成佛,修成圆满,还有比这严肃的吗?你用什么心来对待它?不是这个问题吗?至于说在修炼中怎样去达到,我们也不是一上来非得让你达到。你可以慢慢去炼,这不是问题。

  弟子:在“挖根”经文中学员说挖观念的根;在“为谁而存在”中说为法存在,对不对?

  师:你们不要抠文字,我叫你们明白的是里边的内涵,与你们修炼能够认识到的东西,你不要去抠这个表面上的字意。我刚才还在讲,我们这本书如果没有他背后的内涵和其它的书是没有什么两样的,白纸黑字。因为他有法在,你放下心来不抱任何观念的去看,不管你能认识多少保证都是对的。你抱着任何放不下的观念或者是为自己找能掩盖自己错误的借口和依据,在这样的前提下你去看,你什么都看不出来。你放下任何有为的心去看,你什么都能够理解,你理解的多与少都不会出现偏差。如果你抱着任何放不下的心去看,你就看不到他一点儿东西,只能抠他那个字的表面,互相争论。你就静下心去看,保证该你知道的你就会知道。

  我最近有一个时期写的东西就是不写明的,有意不写明的,不想给你们的修炼造成更大的障碍。我讲的越明,你们遇到的麻烦、障碍就得越大,所以有些东西是叫你们悟的,绝不会因为我讲明了,你们的修炼道路就平坦了。你在你悟到的东西这方面难小了,在你碰到的过不去的那个关卡却大了。你们不要以为你们听多了就是好事,其实法已经圆满的都留给你们了,就看你们抱着什么心态去修。

  弟子:我怎么去做才能使辅导站变成一个真正修炼的环境?

  师:这个没有啥特殊规定。我们没有任何条条框框。但是作为一个辅导站,在我写的那些短文(你们叫作经文)里边也提出过一些对辅导员的素质上的看法,所以你们也可以参照去看。要想使你们的辅导站这个环境更好,想要达到一个什么成度,学员跟不上也不行,而且又不能够有任何的条条框框制约他怎么样做,表面的制约管不了人心,那都是假的。因为我们每天都有新学员進门,所以整体境界永远都达不到一个神的状态。你的辅导站永远是人在修,但和人又不一样。因为你修好的那部份,能成为神的那部份已经被隔开了。所以你们的工作是很艰苦的,面对的人心是复杂的,保证是这样,所以你们才能修。按照法去做,出现问题先找自己,然后再看这个问题的原因,我想事情就会做好。

  弟子:如何从感性上上升到理性上?

  师:这没有任何常人中的表现形式,不象你学任何一种理论。当上升到理性认识的时候,你也会发现是不知不觉的明白了。但是很快你又不明白了,是因为你明白那部份已经够标准了,你明白完了他就隔开了,紧接着你又不明白了。所以这个法你得经常去学,总得去学。我们有些人能够把法背下来,过一阶段时间,背的非常熟为什么又忘掉了?因为背的非常熟的那一部份已经修过去了,留下的还是不明白的这一部份,还得接着看。

  弟子:汉语不太好的学员,是否必须学汉文版的《转法轮》才能得到提高吗?

  师:这不是问题了,我们现在有多种文本了。如果只局限于学中文能够提高,那我们就不必要去翻什么英文、意大利文、俄文,什么韩文了。就是说,用其它文种也是同样能得到提高,同样能得到圆满。而且你用心一样是一点都不差,没有差异的。翻译的只是字面上的那个词汇,而起作用的是背后的内涵。

  弟子:我心想要修成,算不算执著?

  师:说我要修成圆满,这不算执著,这是你的最好的本性出来了。说我天天都在想,我要圆满哪,干什么事都想我要圆满哪,我说那就是执著。你有了这个愿望就行了,剩下的就去修!你脑袋老想这个圆满,就占去了多少你修炼的东西啊?那还不是执著吗?

  弟子:您的“和时间的对话”经文,有一些学员对时间很执著,如何看待这一倾向?

  师:我们有些学员,就是从刚才提的这些问题来看,真的看见有一个象神仙一样的人领他走,去修炼去,他真会跟着走了,还不危险吗?那是个小问题吗?我告诉你,天体中任何庞大的物质都是神。人类认为他是一种概念。太阳升起来了,天黑了,天亮了,是钟表在走哇,物质在发生变异啊,水果在热天很快就腐烂了,饭不吃要变馊了,庄稼要成熟啊,一年四季的存在啊,一切好象都是时间的表现。认为它是一种概念。其实我告诉你们这一切的促成,是时间本身在掌握的,他是神。连太阳的升起、落下、地球围绕太阳运转的速度都是时间造成的。但是时间它又是极其复杂的。不同空间有不同的时间,再有更大的环境有更大的环境时间,更大环境里边还有独立的各种不同的小的时间,就是极其复杂的因素。我们通常说它是时空,在不同的空间中有不同的时间概念。

  现在人类、现在科学家所说的那个星球距离我们这儿十五万光年,我也只不过是借用他这个人的思维概念来对你们说清楚一件事情。其实这个说法都是错的。不同的星球周围有它自己一个场,它有自己的时间。不同的星球、离我们地球和我们地球空间的距离上也存在着不同的环境,不同的环境的时间上也存在着差异。在地球和其它看的见的星球存在的这个空间当中,按照现在的速度计算,那根本就是不准确的。从一个星球到另一个星球其速度不是一个,而是不同的范围都有一个不同的时间的场,也可以说成时空。它开始放射的速度是相当快的,唰──到地球越来越慢,它是这样的。它進入不同的空间场时,它还会出现忽快忽慢、忽快忽慢的。现在的科学很多东西它认识不了。时间掌握着很多东西,它不是神吗?

  弟子:有的学法组在学法时,辅导员或学员有的讲一些好象跑题的话。

  师:我们学法呢就是学法,你不要针对这个法去讲这个法,那你等于是叫学员去给法下定义一样。我们可以针对这个法谈自己的不足;或者是呢,噢,我悟到了,我哪块儿哪些事情怎么样,这个是可以的。但是有一点,这类事情我也不主张大家过频过多。我最希望大家经常通读无论是《转法轮》或任何一本大法的书。你去通读他,有不认识的字可以在字面上去解释这个字的意思。至于他的背后的内涵,你也解释不了的。每个人都会有认识,你这样认识的,我那样认识的,互相就冲突起来了,大家千万别干这种事情。

  我写的东西往往都包含着很多很大层次、很大范围的内涵,所以你根本就说不清楚。你能够讲的清你所认识的,但是别人不一定同意。他所能讲的清他这一层次所认识的,但是你又不一定同意。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同的认识,是层次不同的原因。你只要静下心不抱任何观念的去看去学,你觉的好象是不懂,也保证理解的不会出偏差。理解的多少,明白的多少,其实好象也是应该的。叫一个新学员一上来就明白大法所有的东西,也不现实。

  弟子:您的“为谁而存在”的经文,是为宇宙真理而存在,还是为先天的纯真而存在?

  师:你又跟我抠起字眼来了。我告诉你:你要为你自己而存在!(掌声)你要不想修不想圆满了,你为谁存在有什么用啊?你的修,你的圆满,还不是解脱你这个人吗?我其实讲这话就是告诉你,在修炼的过程中你坚定自己,不受任何影响,这不是为你自己负责吗?你要为你自己负责!不要为干扰你们的人所带动、所存在。就是这个意思。

  弟子:在炼功点儿炼动功、放老师动功录音带,但有人打坐,可以吗?

  师:我想我们统一炼功是最好的了。既然集体在一起炼功,那么大家就一块儿炼是最好的。说我就是想要自己炼,我已经炼过动功了,我现在就想炼静功,也是未尝不可。我们也不是严格的非得这样做。但是,既然大家一起炼,我想就集体炼是最好的。你看哪,一举一动如果是越齐的话,那个场越大,力量越强,你的手会带的飘飘的。

  弟子:学法时朗读和默读效果是否一样?

  师:没啥大的区别,只是我们不同的人习惯上有一个差异。有的人就觉的我念出来就好象记不住;有的人说我就念出声来才能记的扎实,这是习惯上的差异。根据你自己不同的情况,怎么做都行。

  弟子:有人认为通读是大家一起大声念,是否不全面?

  师:通读不通读不等于是大声念。通读也不等于是小声念,通读也不等于是默念,你习惯上想采取什么办法都行。根据你们的习惯去读。

  弟子:佛的身体最粗的表面颗粒是原子?

  师:我是借用了人类的词汇在讲法,说他是不是绝对的就是我们这个原子呢?不是。他要的不是我们这个空间的任何物质的实体表面物质,而是那个空间的同等物质,是威力更大的。

  弟子:人死了,这层最大的分子成份脱掉了,那么是不是另外空间的身体还是分子的,但不是最大的?

  师:因为人在三界之内轮回转生。三界之内所有的身体都称为人身;三界内所有的分子都称为分子。只是大小颗粒不同,构成了不同的空间。但还不完全是这样。

  弟子:有佛就有魔,到极高层次还有没有?

  师:到极高层次就没有魔了,但有不同的生命存在着相对性。这个宇宙大的不是你们想象的,不是你们用人的思想能够想象得了的。

  弟子:去掉妒嫉心,是否要改变一下内向性格?

  师:内向性格是人的性格问题。至于说妒嫉心它与性格没有直接关系。我就是内向,我不爱说话,我也不妒嫉别人,这个人不是多的是吗?

  弟子:在不影响学员修炼、洪法、学法情况下,不搞什么活动,是否是怕?

  师:我们学员都能够踏踏实实修炼这是最好的。但是有的时候我们集体搞的一些活动或者我们集体炼功、开的法会,这也都是你们在修炼中安排的一部份。根本上为大法的修炼环境不受损失是没错的,如果心里想到的真是怕,那就是心性方面的事了。

  弟子:独臂的人在炼功点炼功是否对大法有影响?

  师:没有影响。没有关系。

  弟子:同事都争着读学位,太耽误时间,我不想读研究生。

  师:我想呢,你这个思想稍稍有一点偏激。因为我告诉大家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去修炼。你的学位也好哇,你用的功夫也好哇,很可能与你认识法会更有利,对你将来洪法、认识法也可能都有利,也关系到你个人未来的生活。我们修炼只要没有结束,你就得最大的限度去符合常人修炼,就不是你的错。其实你的研究生、你的攻读学位绝不会因为学法受影响。绝不会因为你攻读研究生而影响了学法。这事就看你怎么去摆正这个关系,没有问题的。我们很多人都是这样做的,很多学生也都是这样做的。其实我们有很高学问的人对法理解的快,思想比较开阔,因为我是结合着现代人思想讲的。文化稍微低一些的人确实我看到了有差异。要是我们都不读研究生,人家会说你这个法轮大法在埋没常人社会的人才。你也不想使我们的法受损失,是不是?大家都不这样做,有方方面面的原因。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去做,只要没圆满,你照做你应该做的。

  弟子:您在“和时间的对话”中讲的更微观的物质指的是什么?

  师:我指的是你现在还不能知道的,都是不同的更大的神。这个宇宙太庞大了。庞大的物质无法用人的概念思维形容它。人的语言也用尽了也不能够形容你怎么说,就是你修炼到圆满的时候,你也不能知道超越你层次以外的任何事情。你证得了多大的果位,你就有多大的智慧。这就是你的修炼所得到的,这个层次所决定的。

  弟子:没有修炼法轮佛法的人,但平时心性很好,将来会怎么样?

  师:将来在六道轮回中继续他的轮回转生,你说能怎么样?他心性再好还不是和常人的标准比吗?和法的标准比起来看看,就不一定说是好了。

  弟子:天目有时看到好的和不好的东西,学法炼功不能参加,这一关过不去,很痛苦。

  师:看到东西了不动念,你管它好坏呢,还是你自己动念了。你看到就看到了,你什么都不想,你也不跟它去。就象看电影一样,能影响你炼功吗?我就不相信呢。能影响你炼功是因为你动了心了,分辨哪个好的你跟它去,哪个不好的你不跟它去。你跟谁去都是不好的,再好的你跟它去也是不好的,谁也不能把你带圆满。我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神在这里度人。这么大的法在这里传,谁来干扰谁都得掉下去。等于它是干扰宇宙大法,再了不起的神、佛、道,也得掉下去。

  人类早就发生了变异了,现在人类的行为,人类的科学,人类的所有一切都不是人应该有的。如果不传这个法,今天的人说不定早就没有了。宇宙就是有成住坏的。你不承认它有劫难,可是宇宙中的星球,谁都看到了,现在科学家看到那星球爆炸可多了,你地球就不会爆炸吗?就非得别的星球爆炸吗?当然这种事情在我们地球上是绝不会有的了,我就讲这个道理。

  弟子:《美国法会讲法》和《悉尼法会讲法》中对原子到分子的排列,是由二十万个还是两百万个,哪个对?

  师:哪个都对,两千万也没错。人的思想喜欢固定看问题。那个分子有很多层。因为现代的科学它认识的就是那个笼统的嘛,我是借用它的话在讲,你要非得追根儿,那你就按二十万个算吧,但是不准确,光分子就有很多的层儿,大小粒子是不同的。

  弟子:供佛像问题,有人说是师父法身,有人说是佛像本人的法身。

  师:我刚才已经讲了,没有任何一个佛在这里度人。有什么呢?有的佛像上看到是有原来的佛,但极个别的,还得是那种古老的庙,那个佛像上面有。因为我做这件事情,先做了上边,回过来做人类这个空间,回过来做三界。那么,做这件事情的时候,被封闭在这里边的就出不去,那个没封闭的都没有。但是封闭了的他也不管事儿,也什么都不做。他看你修的好,可能背不住和你说几句话,但是他绝不会管你任何事情。

  弟子:有人说天坛大佛上是师父的法身,就是师父。

  师:我第一次去香港,我发现佛像上没有佛,并没有达到开光的目地。但是却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附在上面,我就把它清理了。我清理了就是由我的法身管起来了,就这么回事。那么多人拜,拜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怎么行啊?!而且那是佛的形像,所以我就管了。

  弟子:出世间法身体会有病业表现吗?

  师:没有。但是我们今天的修炼人身体内部很乱,但都在调整。任何一种正法修炼方法,出了三界之后,身体就没有再出现病业这个状态了,绝对没有了。但是他没有达到他的果位,他还有在常人社会中出现的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心性上的摩擦,一直到圆满之前都会有。

  弟子:在北京类似事件中,坚定实修者怎样?

  师:坚定实修者怎样,你这话什么意思?好象大家都没有听明白吧?就是说你没有参与,你自己“坚定实修”了,是不是这个意思?话中有为自己失去圆满机会而找理由根据,心都用到我这来了。道理我已经讲的再清楚不过了。每一次事情,出现这个大的事情的时候,都是一个最好的考验学员走出那圆满的那最好的一步,最好的时机。我们有的人就能走出来,有的人他还觉的自己为了实修不动呢。圆满了你都不动,我看你怎么办,你也不想圆满。光是修,修为了什么?不是圆满吗?实际上是为你自己找借口,为你另外一颗心找借口。不是实修不动,你平时表现的真的那么实修,那么不动吗?

  弟子:在公园见过您,您当时很严肃,但现在心里还放不下,怕见到您,又非常想见您。

  师:好象是严肃的时候少。我特别在德国、在法国、在欧洲法会的时候,我讲过这样一句话:我说只要你能学,只要你能修,不管你犯过什么错误,我都度你。我说我开了一扇大门,其实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就看人心。大家不要想那么多,我绝不会和人有什么恩怨。你说我好,你说我坏都动不了我的心,所以我能知道你们的心。你想修,你真能修,我就会对你负责。

  弟子:新学员怎样算有精神病史,家族有精神病史?

  师:这个医院不就下了结论了吗?表现不正常,不清醒,找不着自己。我们这个法就是给人,要度人的主元神。到时候人自己找不着自己了,那我把法给谁啊?就因为这个,所以就没办法度。

  弟子:学法炼功时,思想上有和法相抵触的东西,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对以后有何影响?

  师:对以后有何影响,现在不就影响你吗?你已经知道了它是后天形成的观念,它不是你。你自己觉的法好,为什么你思想里不抵触它呢?你自己要炼功,要打坐,它非得要你就不静,就不让你炼功,你怎么还承认它呢?人的身体每一个部份都是自己,因为它是你。你的嘴想怎么张开就怎么张开,想发出什么声音来就发出什么声音,这个嘴是你的。你的手怎么动,你让它怎么动它就怎么动,它是你。你的四肢都是一样。那么为什么你打坐的时候,你的思想你让它静它就不静呢?因为它不是你。这些东西,你要分不清楚,要把它当作是自己,我们就不度你,是不是?你承认这个不好的东西是你,我们就不能度了。我们度的是人不是魔,不是这种东西,连魔都不是,它就是乱七八糟的,不构成任何独立生命。它是附在你这个思想中起作用,我们能把它当成什么东西度成佛吗?这不可能的嘛。修炼过程中把它修掉,以后没有影响。

  弟子:老师经文“穹”没有一个标点符号,里边的内涵是什么?

  师:我用文言文写东西的时候,好象都没有符号。穹,“苍穹”就是宇宙的意思。这个宇宙说成你们的概念已经形成了一个范围的时候,那么我就改变一个名词,拓宽你们的范围。我还用过“天体”这样的名词,人类的语言也仅此而已,再也没有了。再大它就没有名词了,形容不了了。

  弟子:修炼中害怕,在哪一层次达到坦然不动?

  师:我看你这个害怕是有大问题。你真要修炼那么高就不害怕了,修炼越好怎么能越害怕呢?我们刚学功的人原来怕走夜道啊,胆子小啊,一学功马上胆子大起来了。说你学学害怕了,你就找找你的问题吧,这绝不是层次问题。害怕的不是你,连你都不知道是怎么害怕的。有些人长期在大法中修炼,心不在法上可不行。他不实修,根本上的东西不动,人根本的东西不动,什么也没得到,什么问题可能都会出现。修炼是以心性的提高为表现的,而不是以时间长短作为表现的。

  弟子:《大圆满法》和老师教功录像带有几处不一样,以哪个为准?

  师:《大圆满法》和教功录像带不一样的,动作都是我做出来的,都是一样的。文字上有变动,你是不是着眼那个小处?炼功要着眼于大处,不要抠那个细小的事儿。

  弟子:老学员和新学员说不到一起,做不到一起,但各自都能精進,新、老分别组成炼功点行吗?

  师:不行。老学员讲出的话对新学员有促進。永远都是这样的。实在那个老学员修的确实很不错了,他真的就听不進去新学员讲的话。因为新学员一开始讲的常人的话很多,用常人的认识理解法,他都听不了。这个也不能怪他的,所以有些老学员回家炼功或者是单独炼功我也没提出反对来。但是呢,你还不能认识那么高的话,这也不是强为的。有的人不是这个情况,明明能听進去,非得说听不進去,就是不跟大家在一起了,我说那是显示心,因为那是自然促成的。

  弟子:那边的物质都是从这边过去的,我理解不好。

  师:你是理解不好,也不是你理解的这个概念。大家知道,你要想去天上的世界你得经过修炼,去掉你身上不好的东西。你要带这个身体还得同化成那边的物体,同化成佛体你才能带走。它是一种升华的关系,说把这么脏的物质放到佛的世界里去,那还了得吗?绝不允许的,它是升华的物质。任何物体都得有一个升华过程才能过那边去。

  弟子:神职人员的解释?

  师:神职人员就是西方宗教中的什么牧师啊,什么教主啊,修道士啊,他们都叫神职人员。东方人没有这个概念,也没有这个名词。

  弟子:在学法时,有的学员炼打坐,这样做影响不影响学法?

  师:打坐时候你就炼打坐。你知道你盘腿时间不长,你疼的龇牙咧嘴的,你就学不好法。学法是至关重要的,任何影响学法行为的事都不要做。你说我就能坐住,那当然好哇!就坐着听呗,那更好,坐着学法。有人坐不住,实在坐不住你就散开腿。你别等到麻了的时候你再散开,你也听不進去了,就光想别人别碰自己了。学法就认真学法。

  弟子:观念溶于情中了吗?

  师:不是你的概念。任何生命,只要他在三界的环境中生存,他就被情所弥漫着。这种弥漫还不象人泡在水里,那只是皮肤上接触了水,你的整个身体细胞里边的一切,只要是分子这层的东西都弥漫在里边。

  弟子:在常人中先有情还是先有观念?

  师:你一出生你就在情中,你没出来你也在情中了。因为你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在情中,你只是不知道,但是你知道妈亲。观念是后天形成的,是随着年龄增长逐渐形成的。那个四、五岁的小孩没有观念,他没有形成任何观念。

  弟子:辅导站安排的工作应按照要求去做。可有人说,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要以法为师,按照自己怎么悟怎么做。

  师:我告诉大家,我们无论做什么事情,得配合辅导站去做,不能自己想怎么干就怎么干,这是一;第二,我也告诉你们,辅导站做的事情,也都是我不在的情况下,是请示了北京研究会同意下做的。我们有许多辅导站做了许多事情,做的都是比较好的。错误是难免的,他们也是修炼中的人。这一点你们是没说错的。他们组织的活动,也与他们自己的修炼是分不开的。这个问题是我要关注的,不能各行其是,所以大家别往这上用心。如果他们真的有错误,那可以善意的跟他们讲。我想,真的讲对了,他们不会不接受的。

  大家都是修炼的人。我经常讲过一句话,我说你要是用善心,完全没有自私的,没有想到自己一点儿,完全是为别人好,你跟他讲出的话,他会被你感动的掉泪。如果你讲出的话中,基点目地是为自己,每句话还得左右逢源:哎哟,他可别误解我这个,别误解我那个,我讲这话别叫人抓话把儿。什么东西你都有,在脑子里活动出来那个话带着的信息就非常的不好。你如果真的是善心,没有自己的任何东西,讲出来的话,就是单纯善良的。

  过去那个古人行动非常快,日走百里;那个马日行千里,不说假话。人的思想比较单一,比较专注,做一件事情就是一条路,他一定做好。言而有信,他说做了,他就一定要给你做,这是人。现在的人言而无信,做事左右逢源。过去人那个思想从他脑子里出来象一条路一样,过去是一条直线,他是很快的走。现在呢,他左右逢源,这么顾虑,那么顾虑,那个思想出来它来回横着走。所以思想反应的非常快,但他行动的非常慢。有的人光嘎巴嘴半天才说出话来。所以现在人行动缓慢,一天能走二十里地天就黑了。人再这样发展下去不行啦,越复杂是越不好,谁都知道的。

  可是有人讲了:我不复杂点别人欺负我呀。可是我也告诉你了,这个人谁不好谁自己承担他自己所做的一切。人正因为这样,你们人都想这样保护自己。人类社会才被推到这一步上来,才往下滑的,所以每个人都有责任。你今生今世没做不好的,你前生前世做了,其实你的言行当中,都在符合着现代的潮流,就等于是随波逐流。

  弟子:自己觉的时间很紧,修炼又不好,怕来不及。

  师:什么执著都有,还有这么执著的。你就是出三界那天,你要怕也得掉下来,所以你就别怕。什么怕修不好哇?就这一个怕,就可能使你修不成。只管放下心去修,什么都不要管了。都得法了还怕什么。过去讲:朝闻道,夕可死。谁都不理解它的真正涵义是什么。什么叫:朝闻道,夕可死?是不是我早上闻道,晚上就死去了?不是这个意思。它是说,我早上得道了,我晚上死了我都不害怕。这是它的真正涵义。大家想一想,闻道了,谁闻道了,是自己得道了,装進你脑子的是不是法?装進你脑子里的是法!装進你脑子里这个法,他溶入到你的思想中了,这是肯定的了,不然你记不住他。得了法的这一部份,真死了你能下地狱吗?你能入六道吗?就这一部份是得了法的,是同化法的。你今天都学了这么大的法了,反复看着书,你还想那些问题干什么?只管去修吧,任何怕都是执著,任何执著都是障碍。

  弟子:经文中“和时间的对话”学完后,学员对时间的理解不一样。

  师:不一样就不一样了。你们听到一个新奇的事又起执著。我告诉你们,许许多多你们意想不到的都是神,有些甚至经常长在嘴上,都意想不到的。这个宇宙太庞大了,很多事情是不能叫人知道的。不是打瞌睡吗?你一看书你就想睡觉,一学法你就迷糊吗?我告诉你,他就是这人类空间的一层的神。你冲不破他你就是人。他也不是有意的对你怎么样,他对所有的人都这样,所以人会有疲劳、会有困倦。你要想脱离人,你什么都得突破,你才能够行。你就符合他,那么他就认为你就是人。

  弟子:老师《悉尼法会讲法》和《美国法会讲法》中,讲到宇宙空间构成和生命起源,这对我们修炼有何关系?

  师:宇宙的构成和生命的起源与你们修炼非常有关系,而且我是有目地讲的。你学不到那儿,你的境界达不到那一层,你会觉的它与你没有关系。可是我《美国法会讲法》是针对下面的三千多高级知识份子讲的。这些学员中有一半人都是有学位的,有博士、硕士的。有的人已经拿了三个五个学位的,这都是中国人的精英跑那儿去了,我面对他们讲的。这些学员学什么专业的都有,思想非常开阔。人人学法都有一个结,打不开的结就是障碍。我得根据他们的那个情况,破除他们的结才讲的。这是一个目地。当然,还有更深的内涵。

  弟子:“法轮桩法”可以单独抱哪一个轮吗?“贯通两极法”是大臂带小臂,还是小臂带大臂?

  师:我们的功法非常的随便,你单独做哪一个动作都可以。我们为了适应于有工作的人,能够在繁忙的社会活动中使你修炼,所以就这么方便,开了这么一个方便的法门。在什么情况下你都可以修炼,时间多了多炼,时间少了少炼(有时间就补上)。但是最好的是所有的都炼。就是这么一个关系。

  “贯通两极法”不是小臂带动大臂,也不是大臂带动小臂,我看好象是整个臂都在动。但是第五套功法是小臂带动大臂。贯通两极法你要是力度在小臂上,做起来好象是比较好看一些。我这里讲这个问题就是你们不要往这个细小的事里边钻,要着眼于大处,去学法!

  弟子:因为我制止他卖盗版的书,所以他与我结怨,从学员中拉出一伙人炼功,我该怎么对待他?

  师:如果他卖盗版的书在赚钱,我这里明确告诉你:他不是我的弟子;如果他是买来的盗版书,以原价转给学员就等于是替大家购买的,不能说他破坏法。如果书里边是改动的,他也不知道,那么要告诉他,不要再这样做。这个问题就这样,不至于搞的矛盾这么激化。如果后来他搞起拉帮结伙,那绝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的行为。

  弟子:我经常在梦中遇到象鬼一样的东西控制我身体,我马上想到我是正法修炼弟子。

  师:看到不好的东西也不要害怕。刚刚修炼起步的人,或者是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但不精進的,修炼非常缓慢,长期处于这个状态,那么也会经常看到这些可怕的景象。为什么哪?因为另外的空间,常人叫阴间,那个生命和我们这边一样的多。晚上我们睡觉了,它那面就是白天了;我们这边黑天,它是白天,我们白天它那边是黑天。你晚上睡觉了,那么它正好晚上出来活动。过去老人讲:晚上不要出去呀!也有他的道理。就是晚上比较多,白天它们休息了。

  你们在修炼刚刚起步的时候(你是从常人起步),如果在这个境界中,你的天目要是开了,你就会看到它们。是因为你在常人中很低的层次起步,它知道你能看见,就有接触,或者出现一些干扰你炼功的现象,都可能。但是你要把握住自己,不要理它,只管去学去修,很快就会突破这个层次,提高了就再也看不见了。是因为你的层次提高了,它再也够不着你了。你还在人中修炼,可是你身外带的场已经有空间和时间的差异了,它已经变的非常小了,所以你看不见它了,它也干扰不着你了。这些事情我在《法解》中也好,在《义解》中也好都讲过了。

  弟子:“为谁而存在”是不是叫我们彻底去掉人的一面,蜕去人的这一层壳?

  师:是这样的。我们有许多人一开始他觉的法好,是因为他觉的这法对人类有好处。作为修炼的人没有干扰常人社会,对常人社会也挺有好处,我应该学。他的基点是落在人上。有的人长期下去把我们大法的一切,他都用人的标准来衡量着,稍微有一点他认为不符合人现在人的观点、人的社会的方式,他就不干了、不接受了。其实他维护的是人,他不想脱离人。就是这个道理。你们修炼的人最终是为了圆满的,是离开人的,绝不会让你抱着人的观念不放。

  弟子:我对一般的情能忍,可是听到有人说我不好,我就有点忍不了。

  师:其实你连一般的忍都没做到。你自己坐那想能忍,那什么都不是,那是空想。真正碰到矛盾的时候,你能忍,那才是真正的能忍。这个问题我想读懂了法就能做的到。你在碰到矛盾的时候,或者突然间出现矛盾,就那一瞬间你能够做到多少是至关重要的。说有人根本都忍不住,明白了也忍不住,那就不能算忍。有的人说能忍,但是突然间出现矛盾的时候自己还是把握不好,那么这就是比较稍微差一些;突然间出现矛盾你也能够忍的住,甚至是在做梦中你都能守的住,那就扎实了。做梦本身不是修炼,但是确实能考验你心性扎不扎实。说你不好的是常人,而不是神、佛。修炼的人为什么会动心呢?

  弟子:有时悟法理,或过心性关,在心里和师父说,是执著吗?

  师:这不是执著,不能说它是执著。但是说是说,你也别想得到什么答案,你也别想要得到什么回报,或者是说了以后我会给你什么好处和得到宽容,这都不行。你说就说了,反正是允许你说。说者有心,我听者无意,无所求而自得,任何有为都不行。你不能抱着任何有目地的心去和我说话。有人说,我就想看看老师。老师说了:看看师父表情就能知道好和坏。每天起来我就看看我今天一天顺不顺利,我得看看老师像,每天做什么事都看一看。你的执著已经执著的相当的厉害了。有的修炼人在他做过一件事情之后,他确实把握不稳,真的不知道对与错的时候,看一看,那真的受启发。修炼是修人的心,你们不去那个心,还对着我发那个心。

  我告诉大家,今天佛教为什么不能修炼了?一个最大最大的原因就是他们不是在修,而是在求。但是这种求他们又是意识不到的。他们在拜佛的时候去想什么呢?说我家里谁有病啦,求求老佛爷给我保佑保佑啊,因为我在信佛啊。他那意思是我在信佛,我在烧香啊。他在跟佛讨价还价。还有的人在拜佛的时候他就想,他自己心里头思想中没有明确的目地在拜佛烧香。但是他每天这样做的时候他知道,我这就是敬佛了,我这就是修佛了。佛哎,你看我对佛多虔诚啊。他自己在想啊,我在佛面前多虔诚啊,佛一定看的见。这种思想在佛的面前佛也是接受不了的,他认为这个人太不好。

  我经常讲佛教中的人不知道怎么修了,就是这个意思。他根本都意识不到了,他那个念头隐藏的很深。现在的人变的非常的狡诈。现在的人这个心,他会掩盖,而且他会用掩盖来掩盖那个心。我一看这种人是真难度。你点化他的时候,他自己甚至都意识不到他包藏的这个掩盖、掩盖的那个东西。而且你点到他实处的时候,我的法身点到他实处的时候,他象对待常人一样,骗我法身,他来个假相:啊,我错啦,然后他又用另外一个掩盖来掩盖他的掩盖本身,用另外一个掩盖。说人都到了这种成度啦怎么度啊!现在还是师父在这儿教、带弟子;你说那个庙里边没有人管,他怎么修哇?人到了这个份上了,你们说怎么办哪!

  弟子:我看到许多学员在下面做记录,请师父说一下。

  师:所有做记录的,你最好别做。为什么呢?我告诉你,因为你不会听全我讲的,你的脑子用在你的尽量多记上了,所以你怎么记都是记不全的。记不全的你拿出去就是断章取义,你自己也没听好,就这么大的干扰。你别看你记不住,我讲的你明白了那一点的时候,你就在提高,就在同化中,那是真正的提高。从这里走出去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发生一个变化。可能做记录的,你就什么变化都没有,就这么大的干扰。过去我们谈到这个问题,不要做记录。

  弟子:请把“道法”的内涵再進一步讲一下。

  师:我要是给你们讲明白,我就直接在那上写明白了,这就是让你悟的。能悟多少就悟多少,不抱任何观念的去悟,你悟的再少也不会偏离的,只是悟的少,知道的少,但是绝不会偏离。我要能够非常清楚的告诉你,我就不会这样去写。

  弟子:观念和执著心有什么关系?

  师:你认为是好的,你老抓着不放,这就是执著。跟你说白了,你放不下的任何东西都是执著,这个很简单。你们很多人学法是不够的。你们学法不够的原因,不是你们没学法,不是你们学的少,是你们抱着常人的观念在学。在挑那个符合你心理要求,你就觉的好,你就挑着看那篇。你觉的好象不符合你的要求,与你无关,甚至于是不符合你的观念,你就不去看,挑着看,那你永远都修炼不上来。你别看我在《转法轮》里讲的问题好象与你修炼没关系,与心性没关系,那里边包含着不同层次的、不同形式的东西。你别看我在讲功,告诉你,那里边都有心性上的东西。他是系统的,你落下一篇都不行的。你们要不能够改变这个观念,你们真的会影响提高,影响圆满。

  弟子:我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头顶象有物在压似的,但意识不到哪方面。

  师:你就不要管它了,什么都不要管。你只要是在修炼中的弟子,你出现的一切征状,你都要认为它是好的现象。我讲过“三花聚顶”。三花聚顶那还是一个小小层次,是世间法中的表现;层次提高了之后,会有更高的表现,很多形式变化在头上。那头顶的压力感觉就会很大的。我一讲出具体现象你就容易产生执著心、欢喜心。你们看到那个佛像有那个变化身嘛,有四个头,还有头摞头、头摞头、头摞头的,你们在修炼中都得出。那是佛法威严,那是佛法威严体现的一部份,而且那只是一种现象。成千上万、上亿的那个功的状态、法的状态,都会出现,你能够感觉头上没东西吗?功柱长高了也会压的,感觉压头的,什么都会出现。这么好的事你都认为它不好,你说你的心性摆到哪去啦?能和你所在层次相配吗?所以我就经常告诉你,你看不到不要紧,你一定要把它当作是好事。我不可能每个人都面面俱到的把所有层次中的现象都给你讲出来,你会欢喜的不行。你每天着眼于这些变化上,你就无从可修了。所以,我不给你们讲这些东西,只在心上下功夫,真正提高也就全靠这颗心。人心要不升华,什么都是没有用的。

  弟子:自己有什么关过不去,到老师像前说些悔过之话,如何?

  师:说就说啦,这也不是什么错。但是说完了你得改。今天说完了,出去还那样,回来再接着说有什么用?和老师讲了要悔过,就应该有个决心改掉它。

  弟子:“修内而安外”经文之中的“此乃大威至也”的意思请解释一下?

  师:我写这篇的目地,是因为有的学员提出过这样的问题。说修了法轮功了,他是好,可以使社会人的道德回升,但是,如果都是这么善,那么外国人来打我们怎么办?出现战争怎么办?我就针对这个问题写的。

  那个战争不是人想发动就能发动起来的,一切都是天带动,天象带动下出现的。人在里边不管怎么算计,怎么琢磨,怎么干,有的时候就是干不成。有的时候就能干成,他就认为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其实他的努力,他的生命的活动,也成了他的必然,就是这样。所以,人不活动,也不会天上掉馅饼,因为人就是这样活着,绝不会象神。你告诉他,他也不相信,他照样去争去斗,这就是人。所以争斗也就成了行动的必然,也就成了人的行为,也就是人。那么人类社会出现的状态就是人的状态。

  弟子:我们在提高心性时,自己的业力消掉了,是不是转化给自己提高心性的人身上了?

  师:不是这样的。看来你挺执著的,怕你那个东西丢掉。(笑)我告诉你,根本就不是你们想象的。你们许许多多的东西我给你们消掉了,实际上是我在替你们承担。谁都不可能说犯了罪犯了错误不还,这是绝对不允许的,这是天理。那么你们消下去的东西正好是为了你能够修炼,符合你那个心性,你承受的住,给你留下的,多一点你将掉下去,修不了。我也不是因为替你们承担了而就要你们的东西,什么都是我的,我也什么都不需要。有些不好的东西直接就销毁掉了,这是谁都做不了的,而我能做得了的。

  你们知道耶稣为什么被钉在十字架上?你们知道释迦牟尼为什么非得涅槃吗?释迦牟尼的那个指骨,有很多人到法门寺去看,真的是释迦牟尼的指骨。说看那个指骨都是这样的,他的身体怎么能够腐烂呢?那他的身体不可以带走吗?完全被高能量物质转化了,他已经不是肉了,他为什么还要涅槃呢?你们不知道啊,在你们修炼过程中,你们欠下的不只是人的罪,不同天体,各种层次的、各种环境的,你们欠下的太多太多了。这些东西是人根本就无法解决的,层次低的神也无法解决。那么谁要想度这个人,可是他有心来修,你能不慈悲于他吗?佛就是慈悲,度他啦,可是他欠下这些个东西怎么办?你给他把它化解了,实际上就等于把这个结儿系在佛身上了。因为佛来度人的时候必须得有肉身,系在哪?都系在他的肉身上。最后那个佛也好哇,这个耶稣也好哇,他们解脱不了肉身了,被度的弟子欠下的业债,有不同层次的不同时期的不同种类的业债,而且牵扯到宇宙方方面面许许多多的事情。根本他们就解脱不了了,所以他们就选择了这样的路──身体去掉、烧掉,一了百了,都解开了,也顶算还了他们的账。

  耶稣为了最大限度的还债,解除不同境界对他的怨恨,认可自己被钉在十字架上,遭受这样的痛苦。人哪,还有给我递这样的条子,说老师呀,你应该这么度我,你应该那么度我。我说,你以为佛非得度你呀?没事闲的?非得度你不可?不度你有瘾啊?释迦牟尼讲了佛、如来是恒河的沙数。那个恒河两岸的沙子有多少?他说如来就是恒河的沙数,有那么多如来。这是释迦牟尼在他当年所在层次中所讲的话。那么这么多的佛怎么不来管人的事呢?其实一个佛在上面不用下来,一挥手全人类的病全都没有,度人消业一挥手全人类的业全都没有,可是谁也不能这样做。

  人自己欠下的都得还,而且欠下的不只是人类这层的。要想度他,就必须得从本质上改变他的心,那才真正叫度。你替他还了账了,把他弄的干干净净了,他思想境界也没有升华,他表面光滑了,那是假的!我为什么说你们思想的深处得改变呢?有的人说,我有病才来学法的,开始不认识,后来明白了。老师说了不给治病,他也不治病了。好,那我就不治病了。他自己默默的想,我不要求治病了,我就看书炼功。老师最后一定会把我的病祛掉。他还是那么在想。他表面上光滑了,他的本质上没有改变,这是骗人,还想骗师父,那能行吗?其实骗的是自己。

  就是说你们要想改变,就必须得从你的本质深处改变你自己,才是真正的升华,真正的改变。心性的本质要不改变,遇到矛盾它就会突发出来,就会膨胀,就会表现出来。那佛要是那样的那还了得了吗?那都是从本质上的改变,所以我说修炼是严肃的,你们不从真正的本质上改变自己,什么都没有用的。在常人社会中做一个好人,模范哪,英雄人物啊,不管是什么心促使他这样,也许是善念,但是他总有一个念头,他总有一个目地,所以他不会长久,以后会再犯错误。过去不是讲了吗?老树死人不树活人,就是因为人自己也看到这一点了。说不定哪天再犯错误怎么办哪?任何法令,甚至搞运动永远都改变不了人的本质和人心,必须得人的心真正的动才能改变人的。

  刚才讲释迦牟尼涅槃也好哇,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也好哇,他们为人吃这么大的苦,为人遭这样大的罪!人怎么对自己,为谁负责,为谁活着?为你自己负责,不就是为了自己明白的活着吗?人人都能从自己的内心找自己的不对,确实能使人类社会文明得到提高。我们大法能做到这一点,但是绝不是为了常人社会这些而传的大法,我们是为了修炼的人能够提高。但是学的人越多,他就会形成一个环境,会促使整个人类社会提高,他就是这样一个关系。但是我告诉你们,绝不是我要为社会,要为谁,要在人类社会搞什么名堂,是为了你们圆满。

  弟子:当自己有的地方做错了,这时身体消业,是不是老师讲过的现世现报?

  师:现世现报的事情过去就有,将来也会有。对于小问题,会出现现世现报。有的人干了一件坏事,出门他“叭”摔了个大跟头,或者是一出门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虽然轻重不同,可是是在惩罚了他了。人往往不相信另外空间里有高级生命的存在,那么他就认为这件事情是偶然的,他只承认人是唯一的有灵性的生命,人可笑到什么成度了!这个宇宙到处是生命,他该做坏事还做坏事,我行我素。那么这个人到了这种成度的时候,现世现报的事就会少。怎么办呢?就会积攒业力,积攒的越来越多。太多了的时候就会缩短他的生命,越多越缩短生命,越多越缩短生命,就象那个做坏事太多了的人,到十恶不赦的时候,这边虽然是死掉了,可是那边还在接着消灭他。一直要消灭到他偿还所有的业力。那消灭的方式那就非常的多了。就说他得偿还他所有的一切,那是相当可怕的。我们修炼的人不会象常人一样,多数是在提高中消业和点化你们。

  弟子:在家里修炼,老师对功的演化是不是不如炼功点?

  师:如果你在家里修炼真能把你当作一个炼功人,踏踏实实在修,不比外面修炼差。但是,往往人都有一个惰性,你不承认也不行,是因为你的思想没有升华到那一步上去。离开了集体炼功的环境好象你就没有督促了,没有一个外因促使你修炼的条件了。你比如说我们炼功打坐,大家痛的不行了,都不拿下来,你也不好意思拿下来,这就促使你增加你的炼功时间。就是方方面面都有这样一个环境在促使你。你离开这个环境的时候,你自己把握不好,你就没有那个外因的督促,可能你就会自己松懈,自己不能精進。虽然也在修,可能進度就会慢的多,就是这个关系。如果你真的能把握的住,在哪修炼都是一样的,就怕你把握不住。有人说我能把握住。可是,有的人我相信,有的人我不相信,因为我看的清清楚楚,你还没有突破那个层次。

  弟子:有破坏法的人,在《卷二》上写了许多诽谤的话,此书如何处理?

  师:可以把他烧掉。这个人就是坏到这种成度了,所以什么样人都有,佛也敢骂。当他骂出口的时候,他元神都掉下去了。只剩下他这个人带死不活的带着这个身体还在人类活动着。那么这种人就最容易附体了,紧接着附体就上来。这个元神都没有了,正好剩个空壳,它就上来了。这样的特别多,这一类的假气功师也很多,其实他是最坏的人。

  弟子:善良的俄罗斯人大部在学基督教,怎么让这些人得法?

  师:如果你有便利条件,你认识他们就跟他们去讲一讲,想学就学,不想学就算。大法也是严肃的,不牵强的让任何人去学。不管你是哪国人是一样的。我们的洪扬只是叫那些不知道法的人知道法,别把他们落下。他想不想学,都是他自己的事。不管他是外国人、中国人都是一样的。善良不善良都是用现在人的标准衡量了。人都有善的和恶的一面,而且整体人类社会都在下滑。相对的来讲,有一些好人,他还有想回升的善念,就这一点是最可贵的。至于说他在常人中做一个什么好人,我倒没有感觉怎么样。他只有回升的念头才是最可贵的,他没有这个念头,那就是很难挽救。

  弟子:有的常人要毁大法书,学员为了保护大法书和他打了起来,是不是忍的不够,造不造业?

  师:不能说我们这个学员是错的。但是我们遇到问题也要想一想,他为什么当着你的面去毁这本书?是不是我们有什么心,或者是我们自己哪里不对?我们当时念头一转的时候可能他马上就不毁那本书了,很可能是这样。我经常讲遇到什么问题都要想自己,哪怕这个问题与你没关系,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说在前進路上没有能挡住你的。

  弟子:我学法轮大法,我爱人研究周易,我就偷偷的烧他的书,这是不是做坏事?

  师:这不是做坏事。我们的法是因为背后有内涵。可是那些假气功师的书它背后也有东西,它没有那么大的内涵,它有很浅的、离不开三界的那点东西,可是却是邪恶的。形象是动物啊、狐狸啊、妖魔鬼怪呀乱七八糟的这些东西,都是黑的东西,对人有害的东西,阴性的东西,那么把它摆在屋里确实不好。你爱人在无知的状态下,接受了这些,也伤害着他,那你帮他烧了就烧了。如果他要不干,非得和你争、打、闹,你就不要再管了。如果他不管的情况下,你烧就烧了。你回头看看自己是不是有什么心啊?我想可能很多事情也都是有原因的吧。但是他不会对你有什么干扰,因为你在修炼中,体外都是有罩,都是下了罩的。不然的话,不但别人干扰你们,你们也干扰别人的。

  弟子:什么是宇宙演化?

  师:大家知道宇宙是人自己下的定义,它到底有多大呢?人也说不清楚。我们通常所指这个宇宙也就是我们看到的这个天体范围。现在科学家用望远镜所认识的最大的范围没有超出我们这个小宇宙,那么说白了也就是指这儿吧。可是我们这个小宇宙是大宇宙的兆分之一的还不到、兆兆分之一的那么一个小小的境界中,它还是一粒尘埃中的尘埃,尘埃中的尘埃,就那么小。整个大的宇宙在运动,大的范围天体在运动,那你说它是不是宇宙在运动呢?这种运动会带来生机,会产生物种。修炼的人把这种运动叫作演化。人的脑子也认识不了那么高。这个宇宙太庞大了,大的就是你们修到最高层次圆满时,你都会感觉到它庞大的不得了,使你惊叹的了不得。

  弟子:师父说:“名是不能圆满的强大障碍”,可是对常人社会里的名不执著了,但在大法的工作中还求长功或出名。

  师:那就是执著表现出来了,那么就得去掉。有的时候我们有些学员包括老学员表现出来那个心非常不好,完全不是修炼人的表现。但是不能说这个人不好。因为他所有去掉的心,你就再也看不见了,只有他没去掉的心才能表现出来。就是说他很多心不表现出来了是因为他已经修的很好了。只有他没有去掉的心能表现出来,也许没去掉那个心就会表现出来,你们不能说这个人不好,只能说这个心不好。

  无论他怎么修炼,他都掩盖不了他没去掉的心。无论他怎么修炼,我都会采取方方面面的办法,哪怕他觉的在干最神圣的工作时,把他最放不下的那颗心表现出来。哪怕你们为大法做工作,我也会让它表现出来。工作本身没有使他提高不行,他的心性提高才是第一位的,他的升华才是第一位的。如果他的心是纯净的,能够认识到问题,再去做那个工作,那个工作才是更加神圣的。所以我们有些人做不成工作就是他抱着许许多多的心在做,放不下这个心、那个心。他自己的事执著也好,为法的事造成执著也好,反正是只要他有一颗心,那么都会通过在工作中让它表现出来。尤其心不好的时候,就更不让他做成,所以他这个阻力就大,是因为不能让他用不纯净的心来做神圣的事。如果能够用纯净的心去做神圣的事,那才是真正神圣的。

  弟子:有的人打坐腿颤、吐,他自己也不能控制,请师父解释。

  师:每个人的情况都不一样,我既然在这样的场合中讲,我就得带有普遍性的去讲。炼功不能够纯净,还炼着其它东西或者是自己不能够达到专一,或者是在意念中带有其它的功,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类似这样的状态出现。再有一个就是业力大在消时反应比较强烈,也会造成这个状态。

  弟子:悟到也得做到吧?

  师:应该是这样。不是完全能够把握住,都能把握好做的到那是有难度,可是修炼的人就应该这样要求自己。

  弟子:是不是断开的越多修的就越高啊?

  师:不是断开的越多修的越高。够标准的才能隔开。

  弟子:师父说断开是不是我们都能跟您走啊?就是带的越多越好?

  师:其实你们不知道啊,得了法,你们只要这颗心坚定了,你们就会走向圆满的,这是肯定的。

  弟子:是不是慈悲心越大,承受能力越大?

  师:不是那么回事。慈悲心那是去掉情之后那部份产生出来的。承受能力那是综合多方面原因构成的能力。

  弟子:请师父把难加大一点,然后早日偿还业力,早日返本归真,那样行不行?

  师:不行,你们人为的想什么都不行。更不能人为的自己找苦吃,这都错了。其实一切安排都是有序的,这方面不需用心。

  弟子:我想就是按“真、善、忍”这三个字去做,这么想对不对?

  师:对。只要心坚定,你就这样去做,按照要求去做。但要多学法,不然真、善、忍在不同层次的内涵你不知道,就无法真正做到真、善、忍。

  弟子:有的地方悟不了,怎么好象就是懂不全呢?

  师:不懂不要紧,也不是说我写的这一切你们必须在短时间看懂。随着学法的深入你就会看懂。

  弟子:我有时一看您的像我就害怕,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师:这不是你害怕,是思想业。

  弟子:我们学法点租一个地方,大家都上那儿学法,可以吗?

  师:条件好了呢,太舒适了呢,我觉的也修的太舒服了,不太好。如果有这个条件,说我们不花钱,有那么个地方,提供个地方,我不反对。最起码下雨可以去,冬天下雪了什么的我们都可以去。如果要花钱创造一个比较好的环境,这个不好,不在钱多少。

  弟子:农村弟子对您书中写的这些现代科学名词,他们不了解。

  师:这倒可以解释,就是按照这个名词的原义解释。就是解释它原词,解释这个词的表面。但是你要看法,得连贯的去看。

  弟子:有的字就是从表面上不理解,可否查字典?

  师:可以,那没问题。按字典只能解释他字的表面意思。但是往往我用的词,字典也没有。

  弟子:我们旁边有基督教,他总叫我给写字。不给写吧,还不好意思,给写吧怕会受干扰?

  师:写就写了吧。我们只能对别人有好处,反正他干扰不了我们。其实我把那个基督教也好,天主教也好,我都当作它是工作,我不当作它是修炼的,它根本就是工作。

  弟子:我有的事情想放掉,为什么放不掉?

  师:那就是已经形成观念了。这个东西你忘不掉它,你也得想办法排斥它,所以它渐渐的会变弱,最后消掉。

  弟子:“随机下走”的动作是不是能够大伙一致比较好?因为有时候差距太大。

  师:对,动作越齐那个感觉越好。因为我们在炼功的时候,你是在加强体外这个机。你的炼功是靠这个机平时在转动。自动的在炼功,每时都在炼,你炼的时候是加强这个机。所以大家齐刷刷的,一齐炼的时候,能量大,加强机制比较好。

  弟子:冬天零下三十度左右,想在屋里炼功可不可以?

  师:反正是尽量在外边炼功。因为我们炼了多少年了嘛,长春、哈尔滨学员都是在外面炼功。多穿点儿不要紧。但太冷实在不行,那就在屋里炼;不太冷时再出来炼。

  弟子:一个学员拿钱租一个教室这算不算动钱呢?

  师:这不算你们辅导站做的,不算你们炼功点做的,是学员要做,是个人行为。说我个人做点儿好事支持你们,它是这个关系。那都是他自己在做好事。但是我们也要考虑一个问题:这个学员他的承受能力。他有没有那么大的经济实力,这是一;第二呢,我们这个学员是不是经过很长时间修炼哪?如果他出现思想反复的话,他会觉的不合算,回头会出现麻烦,都得要考虑的。但是我想啊,我们尽量能在外边炼功是最好的。

  弟子:我们炼功场周围有很多别的功法炼功,有的学员怕干扰、影响。

  师:不影响,它绝对干扰不了我们。但是你不要有这个思想,说它是不是能干扰我呀,你自己得不能动摇,心不能执著。

  弟子:我最近思想业力特别大,我都怕我是安排来的魔,是不是思想业力不是我自己?

  师:不要紧的,不是你自己,是业力。但是我告诉你,因为每个人的东西多少都不一样,可能多一些,它就强一些。那么多一些呢,可能是我们自己要承受多一些。可能以前在这方面做错的事多一些,那么我们就豁出来,抑制它,跟它对抗。你只要能分清它,不是自己,那什么都好办。

  弟子:我感觉自己修的不好,脏东西太多,在家里看师父都不敢看了。

  师:没关系,师父知道是什么情况。我知道,从前错过,现在从新开始,所以你放心去修吧。

  弟子:我的女儿智力差,可是她坚持学法炼功已经三年了,但是她对大法悟不好,是否能圆满?

  师:智力差我想学法也没有问题。学三年了,绝不会白学,是不是你考虑的太多啦?不一定那么差。我们往往有些小孩都是很有来头的。因为一个人她在她一生中什么时间能够得法,什么时间干什么,她在上面(上面那是高级生命)看的很清楚。她一看这家人将来能得法,她就要转生到这家来。就这一类的特别的多,所以我们有一些小孩真是神童。有的可能稍微差一点,你不要想的太多。

  弟子:怎样看待各地区学法修炼的层次差异?

  师:这个可没有差异,每个地区都有很精進的,每个地区都有不精進的,上、中、下士都有。有的地区得法晚的可能在進度上要差一些,这是肯定的了,但是也有的后来者居上。我们后来得法的很多都是没见过我的,对法理解上、认识上非常高,而且非常快,没有障碍。过去新学员认识法都有一个过程。当年我去广州传法前两个班讲法,学员们好象不知道我在讲什么,那些学员就知道好,不知道我在讲什么。就是人的观念尤其改革开放以后广州人的思想都是赚钱。等到第三个班、第四个班才炸开,一下子明白了我在讲什么,这个时候才大批的学员上来。现在后得法的人提高往往非常快,可能这个环境也构成了,方方面面条件也成熟了。就是有了外因条件吧。

  弟子:集体学法中有人认为通读就是反复念,不用讨论,自己悟。每天读一讲,这样是否有利于学法?

  师:通读那就是通读,那没啥说的了,就是一遍一遍的看,通读。我们大家毕竟是在一起学法嘛,读完了之后互相切磋切磋,谈论谈论。我突然间悟到老师这里边有这样的意思,我在这方面做的还是不够。我们在家读在这方面可能有这样的缺陷,这个不足今后把它改过来。就是互相切磋切磋,这是必要的。但是通读是主要的。我们不要学一段,停下来,开始大家议论议论,再来一段,再议论议论,这不好。要大量的通读。在谈自己、谈认识的时候要不能多于读法,学法是最主要的。

  弟子:能不能给我们讲一讲宇宙大法的起源,也就是“真、善、忍”?

  师:我告诉大家,你们永远都不会知道这宇宙有多大,就更没有办法讲那个起源。而且也没有那样的语言。在这个宇宙中用很高层次的那个神的语言都讲不了宇宙的最终,何况人类的语言。宇宙永远对人都是不解的迷,是人永远都不会知道的。把你们的执著用到学法上吧!

  弟子:观念是不是作为人最根本的东西?人没有任何观念是什么状态?

  师:人要是什么观念都没有就象一个非常纯真、善良的,但绝不是小孩的状态。你是大人,是理智的。小孩没有观念,天真、善良,做事没有目地。可是大人不会这样。在人一旦没有这些观念之后,你们也不会这样。因为你完全没有那些观念的时候,你已经在升华中了,早就已经提高上去了。所以在修炼中这个观念会逐渐的减少减弱,是这个状态,一直到最后的没有。

  弟子:集体学法有时好,有时不好,怎样理解出现这种起伏心态?

  师:那都是你自己修炼的状态,每个人修炼都能在不同的环境当中坚持的那么好。说没有各种思想干扰,一学就学進去了,谁也做不到的。但是我还告诉你们,你们每一关过的好、过的不好,能过去,或者是过不去,这就是修炼。你每一关都能过的去,那你就是神!不用修炼了,是不是?但是,你对自己不能放松,修炼要精進的。

  弟子:某辅导站站长被换下来之后,又另立山头,拉出一伙学员成立了学法小组。

  师:如果这个站长确实存在问题,被换下去了,我想那就是应该的。有什么赚钱的,领着学员乱来的,把握不好的,出问题的……我想这不但对我们法的影响不好,对社会也造成危害。这样的就该换,就该换掉。

  无论是学员或那个站长本人慢慢会认识到自己不对的。但是这个期间对这个站长绝不能把他当作常人看,这不行。他有过不去的东西,但他可能还是个修炼的人。但是从形式上,如果他真的出现了破坏法,那是另外一回事。他攻击法、破坏法,或者是他所作所为跟法是两回事了,那就是他自心生魔了。他已经完全背离了这个法,乱来了,我们就绝不承认他了。如果出现这个问题就是这样,我就不承认他。

  那么跟他去的人呢,大家想一想也不是偶然的。修炼是大浪淘沙,有的人他不是真心学大法,也可能通过这个办法他就出去了。我们这里可不要那些个混杂的,来混事的,也可能有这原因。学员认识一时错误、一时糊涂,明白了就会回来。但有些人就是糊涂,为什么不想一想你是来学法的还是来跟谁走的?

  弟子:师父说:是该叫他们清醒了,使他们做一个真正的神,很多学员感到理解不好。

  师:现在就在逐渐做这件事,包括我今天讲的都是,有很多是围绕这个问题在讲,使你们逐渐的都能清醒。

  弟子:决裂人的考验经常有,还是只有一次?

  师:这样的机会绝不会多。也许以后还会有其它形式,也许还会有,也许没有,都是未知数。但是根本上不改变,再有多少次也过不去。修炼就是这样,绝不会有什么东西告诉你在那摆着,或者是有,或者是没有。都告诉你了就都过去了,那都是假的。就是你不知道,关键的时候,看你扎不扎实,能不能迈出那一步来;或者是你在判断它是对是错,你怎么做,就是这样。

  弟子:学《转法轮》某节时,将《卷二》等其他大法书相关内容拿来一起学,这种方法好吗?

  师:不好,你只管去学,看哪本书你就看哪本书,你就这么去看,顺着看。你不要人为的在找什么,人为的想要干什么,那个都不行。我还告诉你们到了什么成度:该你提高时,就叫你提高上来;该你明白哪层法理就让你明白哪层法理。比如你今天做了一件事情,你不知道它对和错。你把《转法轮》拿过来,随便的翻开他,没有任何意念想要翻哪块儿,随便翻开,保证就是针对你今天做的这件事有针对性的。(鼓掌)当然了,你想回去试一试,抱着这么个心,啥都没有。修炼是严肃的,绝不会让你象儿戏一样试一试,这不行的。就是说你不要人为的去做什么。

  大法这本书,《转法轮》这本书就是系统修炼的东西,你就去看。至于说其他的《义解》呀,《卷二》其他东西,那只是辅助的,让你参考着看。《精進要旨》的目地是,纠正我们整个修炼过程中普遍出现的问题,出现的不正确状态。

  弟子:有人说大法威力无边,大法弟子不必护法,这话对吗?

  师:不对。大法是威力无边。我们今天都在这个常人社会环境中修炼。如果有高层败坏的生命来干坏事,那么法本身就会动用我们护法神或其他高级生命把它销毁掉。如果是我们的弟子在干坏事,这个神来了,把人都杀掉,每个人都会承认这法的威力真大,都不敢再给法制造麻烦了,你们也就无从修炼了。神也不能轻易这样来杀常人,也不能够破坏现在你们修炼的这个环境。我们在修炼中,社会上和不同的人给我们制造方方面面的麻烦,我们都能针对不同的情况维护好大法,这不就是护法吗?

  至于说这些坏人,干坏事的人,如果他要能挽救的,我们劝说他,可能他说不定他还得度。如果他一意孤行,就这样干下去了,歇斯底里的这样干,那到一定时候,我们就会处理他。也可能是考验学员暂时利用利用他,等我们修炼结束,他自己做的一切他都得去偿还,这是肯定的。

  弟子:不能当神的怎么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

  师:整个宇宙都在更新。那作为人来说,修炼结束了,这个环境也就不需要了。那么剩下的人就是更烂的人渣,更不好的了,人不行了就会被淘汰掉。大家想一想,能这样存在下去吗?人真的是神造的。我上回解释过这个问题,我再進一步说明它。大家知道,我们人生存在分子构成的这个空间当中,可是你知道吗?我们身边的一切物体都是由分子构成的,连空气都是。你吃的东西、你喝的东西、你所接触的一切、你身边的一切、你看不着的一切,都是由分子构成的。那么从外边看,从我们宇宙的环境外边看三界,人是不是在这个分子堆里呀?你就生存在这个分子堆里,你喘的气都是这个分子。那么在三界外边的高级生命看人类空间,这个分子是什么哪?神把这个分子普遍的叫作“土”,叫作“泥”,你就是在泥里边,人就是在泥里边钻来钻去的,这是神看的。神就是这样看的,一切都是。而且不同层次还有更高级的物质。我这样一讲,说耶稣讲过,说耶和华用泥土造了人,我想就不难理解了吧!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泥”、那个“土”,这一切都是。你的肉,他都认为是土,都是泥。因为神看分子这层,尤其最粗糙的这层分子,那就是最脏的、最不好的泥土,就是这样看的。

  弟子:有些人炼功时身体左右两侧不平衡,别人看有点歪。

  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况,有的身体这边物质多,身体那边物质少的,有这个情况。是历史上你自己在不同的环境、不同的情况下造成的。但是你只管去炼,这些我都会给你们处理,你自己是处理不了的。所以你只管炼,你多一颗心也没有用。你光想它还是负担,还是障碍,还是执著心。我刚才不是讲了嘛,我开的已经没有门了,我只看人心。你要再不修,我连心都不看了,我还怎么度你呀?是吧?

  弟子:我们怎样才能尽快的把后天形成的一切观念去掉?

  师:你只有坚定的学大法,出现了不好的思想念头,你要想到自己是个修炼人,用正念抑制它。我的法身看的清清楚楚你的思想活动。你能够分清它,不把它当作自己,那自然它就不是你,就会把它去掉。但是不会一次都给你去掉,会分层次,逐渐的把它缩小,因为还要留给你自己去认识法,去修炼的。那么有个别的非常不好的会一下去掉的。就是这样的。

  弟子:有的学员在学法时间睡觉,给他指出来,他反感,不来参加学习了。

  师:那你就别叫他来学习了。他不是来学法来了,来睡觉来了,那还找他来干什么?是吧。来睡觉来,我们这里也不缺睡觉的。

  不要怕人少,我们炼功点上就有一个真修的,我说都不错。你不要怕人少。你来了一大堆,一千个人,里边一个真修的都没有,那有什么用啊?还破坏法。

  弟子:我们有时辅导不到位,原因怕犯解释法的错误。

  师:这个辅导问题我多次讲过。你比如说,我们在讲的时候可以这样谈:说我在我这个层次中,我悟到法有这样一个内涵,这是在我这个层次中悟到的,当然了法还有更高的内涵嘛!说我哪一点上和法有差距,或者是我认为这个法在哪一境界中谈到了什么东西,这都没有关系。但是法还有其他的内涵,这个说的很清楚,就是你不要把自己局限住。

  弟子:炼功人还担当社会工作,是否需要用常人社会的理去处理问题?

  师:工作就是工作,修炼就是修炼。但修炼中提高心性会表现在工作中具体问题上。另外上级坚持叫你做的事情,你可以随和一点。因为那不是你要做的,你要不做他不理解,但是又不会犯大错误。如果有错误,你自己在做的时候又会根据你自己的做法尽量的把它做好。就看你怎么去处理,我想都能做好,我想没有问题。还有一个问题,我们有些人爱面子,不叫人知道他在炼大法,不叫人知道他那么好。我想有很多是因为个人的原因造成的。我告诉你现在有一亿人在学大法,不是人少了,你不是个别现象,你不会被人取笑。尤其在长春这个环境,一提到炼法轮大法的,人家都知道是好人。

  我们很多地区下岗的职工在找工作的时候,人家说了:炼法轮大法的人我就要。你不要以为你是孤单的,你是突出的,不是这样的。我们已经有了这个环境,而且是整个全国都是形成这个环境。

  弟子:有其它功法在我们旁边一起练功,放它的高声录音带,我们是……

  师:这个不要紧的。这不也在考验我们的心动不动吗?他放那个东西的时候正好不就触及你们的心吗?那个时候看你受不受它干扰哇?你生不生气呀?所以我们自己一定要在我们自己这儿找原因,雷打不动。你放吧,你真的不动的时候,它自然就销声匿迹,保证是这样的。说如果他是有意的,或者你实在也把握不好,新学员比较多,那我们就换个地方。他觉的这儿好让给他好了。哪个地方我们法轮功炼都会变好,我们在改造环境,不是我们在挑选环境。

  弟子:修炼者如何做好领导工作?

  师:现在领导工作麻烦事太多了。如果社会上都是炼法轮功的,我看你不用怎么操心他就做的很好了。大家都是为公的,没有为私的,没有求自己利益的,都想为别人好,你想这个社会是什么样啊?当然我们倒不是叫大家学了法之后都叫你去做常人。我就说这个意思。至于说怎么做,那都是你自己的具体问题了,你自己去把握怎么样符合炼功人。有些问题要随和一些,宽容一些。自己对自己要严一些。

  弟子:在工作中如何面对社会上的不良风气?

  师:你管不了的事情就不要想那么多。如果你是领导,你的单位风气不好,你有责任。如果不是你单位的事情,或者你没有社会职能,那你就不要管,就管好自己。我们讲的就是从自己做好,每个人都管好自己,社会都好。每个人都去管别人,越管越不好,矛盾越来越多。自己不做好,都管别人,互相之间你不好、我不好、他不好,互相的矛盾越来越激化,保证是这样的。

  弟子:为什么有人总是悟偏或是悟到极端?

  师:其实很简单,不是什么其它问题,就是一个思想基础放在哪儿。就是你想悟的时候,你的思想基点在哪里,你站在哪个基点上。你自己有自己执著的不放,想要寻找答案,想要寻找维护你自己放不下的那个东西,你当然就会悟偏啊。你什么都不想,你在看法,法说的是对的。你不要从法中找你自己认为是对的,你不要从法中找给你自己开脱的,断章取义的保护你自己的东西。那是不行的,越看越糊涂。就是看你的基点落在哪儿。

  弟子:现在圆满最快的途径是什么?

  师:我给人们开创了最快的、最好的修炼形式。我们在最复杂的人群中也促進了这个复杂的环境使人提高的快。同时我们今天传了这么大的法,这个法也使人提高的快。还要怎么快呀?再也不会有比大法度人更快的了。业力满身的人首先想到的应该是怎样还业,没有你选择什么。

  弟子:我总认为抄书浪费时间。

  师:那你就有点偏激了啊。

  弟子:战胜思想业,除了以很强的意识排除之外还有其它好办法吗?

  师:没有。你自己动手去抓也抓不下来,没有其它办法。你的提高,你的思想业的去掉,是随着你层次提高而减少的。修炼是严肃的,不是你想当然怎么样就怎么样的。各个方面都是非常周密的给你安排的。想入非非是不行的。

  弟子:身体最大一层细胞脱落后,另外空间的身体是怎样一种存在形式?

  师:我讲过,我说人不会随着你的生命死亡而死亡。我在法中已经谈过这个问题了,谈的很清楚了。人死亡了只是你最大一层分子,就是人的躯壳,表面这层分子在这个空间中死亡了,脱掉了,而你真正的由微观物质构成的身体怎么会死亡呢?那个炼人炉的那个火也不能够使你更微观的物质火化掉哇,它烧不到它呀。我告诉大家,不是人的火烧不着,不是人的火烧不动那个原子核,热度不够,是因为这边的火和它有一个空间差距,烧不着它。

  弟子:“练邪法”一节中谈到大觉者按照自己的特性来组建新的宇宙,那么原来的特性和新的宇宙……

  师:这个宇宙太庞大了。不同层次的宇宙都出现过这个问题,但是书中讲到的可不是这么大的天体的事,不是这么回事。

  在天体里边有许多宇宙,在庞大的天体中看,它们都象尘埃一样。那里边在法的不同层次中,不同的宇宙对法有不同层次的认识。比如说一层法的真实的法,不会叫生命知道。但是这个法表现出来的特性,却会被生命知道,包括我今天给你们讲的,也是概括的讲你们升华到那一步上的认识,都不会知道那一层真正体现。那么这一层的生命如果是下面修炼上去的(除修大法的),他就会越修越高的过程中符合了这一层的法,有他自己修炼的东西。比如说释迦牟尼有“戒、定、慧”。他的“戒、定、慧”也是符合他那一层法理的,符合那层宇宙的法的,那么就升华到那一步上去了。整个的宇宙的构成是他的法理,是“戒、定、慧”构成的,同时也是他一切正果的演化原理,物质和形式这一切都是随着他这个东西变化的。也就是说他不知道根本的法的真正的体现在那里边。但是他能知道他的表现,悟到了这层的东西,他就能够在这一层中生存,那么他就有了他自己的东西──正悟果位。

  那么在这一层中有其他的佛,有其他的神,他们又悟到了这一层法理的另外的认识,也符合这一层的法理,那么也正悟了自己的果位。其他的佛也是这样,也在这里建立了世界,也在这一层宇宙大法中悟到了自己的正悟之果,但是都不是一样的,可又都够这一层的标准。我讲这个明白了吧?那么,在庞大的宇宙中,这样的现象,这样的不同层次的现象太多了。那么在这样的宇宙中,出现成、住、坏的这个交替是经常有的。但是我们整个天体的这个法却永远不会改变的,永远都是这个法,永远都不会变,也没有变过。

  弟子:参加过师父讲法班的和没参加过讲法班的学员,除了与师父的缘份不同之外,还有什么差异?

  师:其实我告诉大家,你们在修炼中什么差异都没有。有许多人跟我也有很大的缘份的人,当年没有参加过学习班,是因为他自身的情况、状态和许许多多的因素造成的。

  问题全部都解答了,挑出一些就是重复的。再有一些是常人提出的问题不需要解答的,也挑出去了。我已经讲了五个小时了。因为听法嘛,大家都愿意听,再来五个小时你可能觉的时间也不长。我讲的再多也不过就是为了一个目地:让你能够尽快的提高,尽快的修炼上来。我们在座的大多数是辅导员,做好你们的工作,就是这个目地。至于说有许许多多的问题,你们修炼中的情况都由我来给你解答,你们就修不了了。恐怕修了也不算。所以有很多问题是靠你们自己去悟,自己去修的,那才是修。我经常举这个例子,说你圆满的时候你上去一看那个威严的大佛坐在那里,每个佛的威德的建立都是伟大的。你自己怎么上来的?你发现你胆胆突突的,你自己就知道你不该在这儿呆,你自己就下去了。你觉的不配呀!所以你们每个人修炼都必须得能够达到自己的境界,自己每一个层次都得是扎扎实实的,修炼就是严肃嘛!从今天下去,不要拿我讲的话去针对别人,因为我是针对你们的情况说的。也不要断章取义我的话,也不要抱着欢喜心去跟别人讲:我听李老师说什么说什么了。你那个心一动的时候,你已经是常人了。为了叫大家能够平稳的修炼,所以过去所出现的这些问题我不想让它再出现。

  今天这个环境,风风雨雨的,我能够把整个修炼环境修正过来,不出问题,走的这么正,这是很不容易的。其实我能够这样做,我们没有任何有形的组织形式,不存钱,不存物。大家看到的好处是在常人社会中没有搞什么势力范围,不干扰社会,不干扰政府。你们看到的是这个。其实我告诉你们,是因为我们有法,有这么大的法,我才能够撒开手来。你学不学都是人自己的事儿……我们没有任何花名册,不掌握那个张老三、李老四的个人情况。你只要修,我就能对你负责,而这种负责不表现在常人社会中。你只要修,你就能提高;修下去你就能圆满,都不表现在常人社会中。

  我们这样做是因为配合了这个法。这个法这么大,对常人社会中流传的形式也要求的高。也就是说,在常人中的形式上也必须得符合这个大法的要求。那么什么样的形式能符合这么大的法的要求在常人社会中传而不玷污他呢?那只有一点,就是“大道无形”,所以我们真正的做到了这一点。无形,没有常人社会中的任何形式。但是,我们却能够使人真正的修炼,真正的提高。我们就是这样走的,就是这样做的,也是最好的。任何人都挑不出我们的毛病。有人想从鸡蛋里挑骨头都挑不出来的,是因为我们有法。我也不规定任何条条框框,怎么做你们自己都知道。

  甚至于你们的辅导员,大家所谓辅导员也不过都是我们自己凭着热心。自己没有名没有利的什么都没有,而是凭着热心自己提拎着录音机到那儿去辅导大家。也都是这样,是热心是个人行为。实践证明这个环境对我们修炼是最好的了。任何一个过去度人的人都不敢这样做,是因为他没有这么大的法。他都得把弟子圈在一起,按照规定,按照戒律去修。我们今天是因为有这么大的法,我们才放开的,不用规定那些。任何有形的东西都不配这个大法,任何条条框框都不能改变人心,只有法。所以我们就走了这一步。

  我们的辅导站这种形式也是必要的。这种辅导站没有象任何企事业单位那种形式。我就在我家,我平时跟大家看看学员有什么问题,我们大家在一块儿探讨探讨,完全是一种群众形式。我觉的这非常好。大家想怎么做呢,研究研究,洪洪法呀,大家做点什么事,这都很好。

  法会,也是我们大法中特有的,到了一定成度之后,我们大家集中起来,有学的好的,再开一个法会大家去讲讲心得体会,对别人有促進、有提高的作用,这非常好。这也是我们特有的东西。

  总的来看,大家都为这个法做了很多贡献。当然了,我不会对你们说客套话表扬你们,你们求的也不是这个。你们求的是功德,求的是境界的提高、层次的提高,所以我也不必说这些。你为大法做事也等于是为你做事,因为你就是大法中的一员。你对不对大法负责也就是对不对你自己负责的问题。所以也不必要我说的那么多。我只是在修炼中,在层次中,在大家提高当中来管大家。

  至于在常人中怎么做,我想大家也都知道。也希望大家从今以后,能够有一个更好的开端,把你们的工作做的更好。同时你们自己通过今天就算是一次法会吧,也能够对你有一个很大的提高,有一个很大的促進。我这里可能会把你往前推,但是你自己要赶快学法,抓紧学法,也要跟上,才是扎实的。希望大家再勇猛精進,不要光看人家圆满,自己也要争取早日圆满。